搅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治愈娘娘脚疾的世外高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0:18 阅读: 来源:搅拌机厂家

马大脚自打嫁给朱元璋后,一直不离不弃地跟着老公闯江湖,打江山。其间,走南闯北,跋山涉水,不仅吃尽了忍饥挨冻的苦头,还饱受了颠沛流离,鞍马劳顿的折磨。本来脚倒是不小,走路不成问题。无奈跑反逃亡,行军打仗,常常是哪黑哪住,倒头就睡,和衣而卧。鞋来不及脱,脚也顾不上洗。长此以往,那双大脚染上了顽固性脚气。任军中郎医如何医治,都不见好转。这期间丈夫没少为妻子的脚操心劳神。每当妻子为自己出了个好主意,或者想和她亲近之时,草根的朱元璋都会殷勤地为她洗洗脚,做做按摩,以表示关怀和亲切。尽管其脚很臭,丈夫也心甘情愿,乐此不彼。

后来,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马大脚被封为皇后。按理说皇家御医个个医术高超,人人家学渊博。区区脚气还不该手到病除,药到疾愈。然而马娘娘的脚气太过顽固,御医轮番更换,方子不断翻新。可该死的脚气楞是不离左右。不仅让娘娘苦不堪言,就连圣上也老是得跟着闹心。

有心遍访天下名医,可又怕为世人笑。马娘娘贵为国母,本来一双大脚就名扬四海,若被人知那双大脚还患有不雅之症,岂不有损娘娘之形象。常此下去,夫妻二人又不甘心。想我天朝,泱泱大国,济济人才。治愈娘娘脚气的小事都办不妥,大明朝未免也有点太掉价了。于是皇上密令几名心腹之人,分别南下北上东奔西走,到民间私寻暗访,不信诺大个中国就找不到可治愈娘娘顽疾的能人和妙方。

北上的人过长江,越淮河,一路细心留意地打听。一天,两人来到了徐州府,听人说这个城市是古彭城国的遗址,自古为九州之一。霸王曾在这里建都,刘邦曾在这里举事。城里有云龙山、凤凰山一左一右直奔二水(古黄河和古运河),楚都遗踪,汉家陵阙令行者游人慨叹不已。悠悠古风,郁郁民俗让文人墨客流连忘返。此二人见这里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且又为风水宝地,就认定其必然是藏龙卧虎,聚贤集能之处。看看天色已晚。他们就在城南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待到明日再遍访城里大街小巷和周围十里八乡。

二人用罢晚饭,闲极无聊就和店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了。店老板问他们来徐何干,是寻亲访友,还是有生意经营?二人谨慎地回答,说是奉主人之命前来寻一个能治疗足病的能人术士。店老板说:

“这样说二位客官今个住小的客栈是住对了。若打听这事还真的非我莫属。不是我吹嘘,整个徐州府绝少有人知道我老表的住处,他来无影去无踪,神龙不见首尾。”年长的人赶紧问:“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可擅长治疗脚气?”

店老板说:“我这老表姓张,其名无人知晓。只知他叫张山人。我老表有家传千年秘方,专治需要外敷的疑难杂症。只要贴上他的膏药或者抹上他的药膏不论你是风湿骨疼,跌打损伤,还是脚气湿疹,紫斑狼疮,那都是膏药到病疼去,药膏涂痼疾除。而且永不复发。至于他住哪里,这个么……”

年轻的见店老板说到要紧处,竟然打住了,就连忙追问:“他到底住哪儿?”年长的见店老板只顾蒯头不想说下去,就明白了。顺手从腰间掏出纹银一锭放在柜台上,对店老板说道:

“这些权当见面礼,等我们寻到李先生后,再当重谢。”

店老板见钱眼开,就将张山人的住处告诉了二人,并一再叮嘱,见了此人千万不要说是从城南客栈打听到他的。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俩公差就按着店老板指引的反向骑着马找将过去,出南门,经茶棚,过二十五里桥,向东十里,绕过青龙山,直到晌午时分才来到了一个叫焦村的庄子。二人也没顾上吃饭,牵着马就挨家挨户地打听起张山人的住处来。有老农遥指西面的大山说:“张山人就住在仙猴山的山窝子里。只是先生常常出游,此去未必就能碰到他。”

二人谢过老农,找个阴凉处简单地吃了些干粮,喝了点水,稍作歇息,又翻身上马直奔西面的大山驰去。望山跑死马,看着没多远的仙猴山竟然跑了一个多时辰才到。身临其境,才感到此山果然是个好去处。仙猴山坐落在焦村西,南北走向,蜿蜒几十里,头部突然向东,眺望着东西走向的金龙山和凤凰山。山窝朝东南,背部有山头遮挡,寒风吹不到。迎面一马平川向大海,院前不远处有小溪流过,据说龙爪沟就从这条山涧发源。只是这里的水更清澈,更欢畅。野蒺藜插得院墙爬满了牵牛花,三间茅屋前几棵上了岁数的龙爪松郁郁青青。好一个人间仙境,二人感叹着就叩响了柴门。

出来开门的是个童子,约十五六岁。见有人来访,连忙上前施礼。年长的公差问:“先生可在否?”童子言:“吾师已出游月余,至今未回。”年轻的又问:“可知你师何时才能回还?”答曰:“吾师出游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三月两月,并无定期。”二人正在慨叹时运不济,来的太不凑巧之时,就听远处传来了几声毛驴叫,童子说:“我师来也。”二人听后喜不自胜,连忙退到一旁,和童子一起肃手恭立等候先生。一袋烟功夫,一位老者就骑着毛驴过了小桥。及近,没等老人下驴,二人就慌着上前施礼。童子则忙着扶老者下了坐骑。

老者见二人风尘仆仆,且又恭敬有加,就和颜悦色地将其让进院里,这时二人才看清老者一身粗布灰衣,白色的内衣袖子翻卷着,脚上穿着千层底的布鞋,还打着绑腿。灰白的头发上盘着发髻,脸色红润,气定神闲,胸前飘着几缕白髯,二人知道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

先生招呼二人在院里一棵大树下的石桌旁落了座,又命童子看茶。然后先生才问起二人来意。年长的就将受皇上和娘娘之命,不远千里来寻高人出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先生。说完就跪倒在地,连声祈求先生,无论如何都要帮他们一回,否则,难以回去复命。年轻的见状也跟着跪了下去。先生先是思忖着,若推辞,此二人定难回去复命,再说君命难违,胳膊拧不过大腿。又何况洪武帝一向待民不薄,马娘娘更是有口皆碑。罢了,我就京城走上一遭,权当借机替百姓办件好事。

先生扶起了二人,回屋拿了些应带物品,又向童子交代了几句,然后骑上毛驴,俩公差则翻身上马与先生一起过了小桥,出了焦村沿官道向南,经宿州,换了先生的坐骑,三匹快马披星戴月直奔京城而去。

不一日,到了皇都,俩公差带着先生见过皇上和娘娘。万岁爷见先生有神仙之风,龙心大悦,连忙让先生赶快给娘娘诊断,此时她的脚已肿的连路都难以行走了。

先生说:“小的不敢,娘娘的脚,我等小民真敢偷觑。”

皇上心想,先生说的也是,男女本来就授受不亲,民间尚有男人的头,女人的脚,只能看不能摸之说。何况马娘娘现在贵为国母,这事一旦传出宫外如何是好?

娘娘何许人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连忙对先生说道:“先生无妨,你老的年纪都可作本宫的父母了。如果先生不嫌弃本宫愿拜你老为义父。不知先生意下如何?”说完又转过脸来对皇上使了个眼色。万岁爷马上附和着娘娘说:“对对对,就这么办!”金口玉言,说一不二,到了此时谁敢反对。先生撑着胆子受了娘娘三个万福,喝了她三杯敬茶。这才敢为娘娘诊断。

看毕,皇上问:“娘娘之疾可根除否?”先生说:“回皇上,根除是难能根除,娘娘脚疾长年日久,且屡屡发作,行军打仗涉水跋山,又有荼毒入侵,现已成顽固性脚疾。但经山人治过后,至少可保娘娘脚疾十年不犯,或许更长时间也未可知”

皇上听后一面扼腕,又一面庆幸。所幸娘娘至少十年之内不要担心复发;所憾的是顽疾终难根除,忧患尚存。娘娘此时心知肚明,只不过不愿点破皇上,以防给先生带来不便。她赶忙对先生说:“能保持十年无恙,本宫已幸甚。义父你老就放心诊治吧。”

皇上连连说:“就是就是,能十年不犯,已属难求。先生只管医治就是。”

先生又说:“娘娘之疾首次须一个疗程,要经过三次才能将创面毒素清除干净,为此需要结痂后揭掉,再结痂再揭掉。其痛非常人能所忍受,不知娘娘可能扛住。”皇上听后不安地看着马娘娘,眼里充满了怜惜之情。马娘娘何许人也,那是女中丈夫,巾帼英雄。区区一点小手术,怎将它放在眼里。

只见她连想都没多想就大大咧咧地说:“义父只管做你的事情。这点小痛小痒,本宫不放在眼里。”

先生先在娘娘的脚上涂了一种暗红色的药膏,等肿胀消失后,又在八个脚丫的溃烂处一一作了清创处理。然后敷上了粉红色的药膏,大约过了五六天。看看痂老了许多,才又进行第二次手术。如此进行了三轮治疗。一回回地揭痂敷药,揭痂敷药,娘娘均咬着牙挺过了。而且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不禁让人想起《三国演义》里刮骨疗毒的关云长。皇上每每见此,都暗暗地竖起大拇指,称赞娘娘沉稳坚忍,非常人所能比。先前那溃烂之处被挖去,揭去痂的鲜肉经过数次的敷药,杀菌,消炎,长合,一次比一次见好,一次比一次的发痒。娘娘知道患处在散毒,毒尽脚疾自然而愈。

期间,先生还开了些内服的清热解毒去火消炎的药方,请御医协助治疗。二十多天过去了,在先生的精心治疗下,娘娘的脚已好的差不多了。马娘娘已好久没这么轻松地穿上袜子鞋下地走路了。一旦康复,能行走自如,那心情自不必说。皇上也为之高兴。

先生见马娘娘的脚已痊愈,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借机向皇上娘娘提出返程之事。皇上一再挽留,先生推说家中有要事须办。邻里乡亲尚有几例疑难杂症等着他回去医治。娘娘说:“人各有志勉强不得,况义父乃世外高人,只是不知何时再能得见?”先生说:“这事容易,有事还派人去原地找我,即可。”

皇上龙心灵机一动,对先生说:“有一事望先生指教。”

先生慌忙恭立问曰:“敢问皇上有何事下问?”

“娘娘的脚疾全靠先生的神药,不知此药先生用何药材配制,能否见告,让朕也长长见识?”

“回皇上,所需药材皆是小人踏遍天下深山老林,荒原野岭,才找到的,而且分别在朝夕午夜不同的时间中采就。多是奇珍异草,千年灵物。有好些东西连在下也只能辨认,不能道清其名。”

皇上知先生的神药秘不外传,不便过分追问,就改口让先生留些药膏以备用。先生以此药需当时配制当时用,久存失效,以及因来时过急,所带甚少等推词婉拒了圣上。

皇上见先生如是说,不好过分相强,转而欲重赏,先生弗受。只求皇上眼下大荒之年,能减去一些苛捐杂税。开仓赈灾,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洪武帝恩准。令人拟圣旨一道:各府郡,凡灾害欠收之地,一律免征税负。地方开仓赈灾,不足者由上一级官府统筹调拨。朝廷派钦差督办。违者,斩。钦此。

先生一应赏封不要,辞别万岁和娘娘,出京城,沿来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回到了故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一把火烧了住处,然后带着童子,连夜进山,再无踪影。

一日皇上对娘娘说:“朕真后悔,不该放张山人回归故里。你说十年后万一你的脚疾再复发,如何是好?”

娘娘笑着说:“皇上多虑了。本宫的脚已痊愈,不会再复发了。”

皇上诧异地问:“此话怎讲?”

娘娘回答说:“张山人何许人也,山旁加个人,那是仙字。先生乃世外高人,来时已将退路想好。她将本宫的脚疾治愈,又不说明;另外,药方药膏一应无留。这样就给皇上留下了日后还需要他的念想。然后全身而退。”

洪武帝说:“朕就那么可怕?”

娘娘说:“想皇上杀人无数,本宫患的又是不便让外人知晓的脚病。万一此事走露风声,皇上必追究下去,那时他将难逃干系。”

皇上说:“即便他回家,朕欲找他麻烦,还不易如反掌。”

娘娘说:“先生这会儿不定已躲到什么深山老林中去了。中国之大,皇上去何处寻?”

皇上问:“那娘娘为何不早说?”

娘娘答:“先生救了本宫,本宫又认其为义父,焉能有负于他。”

皇上虽明白了先生的神机妙算和娘娘的良苦用心,但还是对先生弃家深隐,销声匿迹之事有些不信。于是龙凤间又难免一赌,赌注照旧是洗脚。

皇上打发俩公差原路复回张山人处,只见一片灰烬,哪还有半点人影。二人回来复命,皇上一边感叹张山人医术可与华佗媲美,谋略可与自家军师刘伯温比肩。同时也不得不为娘娘的机敏而折服。

当天晚上,皇上为还赌债少不了的又给大脚娘娘端了次水,洗了回脚。不过,这次娘娘脚的味道真的比过去好闻多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