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年终盘点系列2018就此别过-【新闻】龙口

发布时间:2021-04-20 11:57:15 阅读: 来源:搅拌机厂家

年终盘点系列|2018 就此别过

核心提示:对2018车市里的离合兴衰,记住教训,就算不枉此番江湖作别,足以告慰彼岸。 霍金、李敖、单田芳、斯坦﹒李……有人说,2018是个告别的年份。

汽车品牌的兴盛与衰亡与自然的生老病死何其相似。有的骤然坍塌,有的惨淡离场,留下教训也好、惋惜也罢,都不可谓不真实。这些告别化作一捧细沙,沉淀在产业深处,勾勒出高深莫测的底层面貌,也同样决定着向上生长的基底。

搁浅的梦想

2018年的第九天,观致汽车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发布公告,宝能集团以66.3亿元收购了观致51%的股份,彻底坐实传闻。宝能喜提观致,而站在另外一个视角,观致易主不得不说是奇瑞的遗憾。

观致为中国品牌开了很多先河,拿下红点奖、植入热播剧、售价破10万……很多人惋惜观致叫好不叫座,而叫好的背后,是奇瑞实打实的付出——2014年至2016年间,观致平均每年亏损超过20亿。

尽管宝能接手缓解了观致的资金近渴,但一些显而易见动作预示着观致的品牌调性已经不同于以往,观致3入门级价格下探至9.89万元。

时间转到10月8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的转让公告。两个月过去,12月21日,宝沃的挂牌已经摘掉,买主的信息还无从知晓。

诞生之初标榜德系血统的宝沃同样难逃亏损的命运。根据福田汽车2018上半年财报,宝沃在中国和印度的亏损总额达到了6.9亿元。

福田也曾着力为宝沃打造工程研究院和团队并制定长远的发展规划。无奈一个亏损的我拯救不了一个亏损的你。福田汽车2018上半年营收216.63亿元,同比下滑5.54%;净利润亏损9.01亿元。对福田和宝沃来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高端化是每个中国品牌深入血脉的夙愿,观致和宝沃搁浅了,但斗争的经验依然可敬。后来,我们不是有了领克、WEY嘛。

品牌压缩战线

2018的中国市场并不人傻钱多。有的品牌如鱼得水,有的品牌折戟沉沙。铃木和菲亚特相继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6月中旬,昌河铃木解体;8月,铃木以一元的价格,将长安铃木的躯壳留给长安。不过铃木在日本、印度、欧洲等热衷小型车的市场,日子过得相当惬意。2017年,铃木的全球销量突破了322万辆,利润率高达11.8%。让人羡慕。对于同时放弃全球排名前两位的单一市场车企,还能有如此表现,这是小而美的哲学。

两度对中国市场Say byebye的菲亚特,也类似。6月宣布退出中国市场之前,菲亚特在华四款车型中,有一款微型车、两款紧凑型车以及一款中型车。这个餐单一看就不对国人购车的胃口。事实上,2018地区业务调整并不罕见。上半年,福特也放话,计划在北美停售多款轿车,而通用放弃的市场就更多了。铃木和菲亚特的做法,对于那些摊子铺得很大,却缺少重点的企业来说,颇具样本意义。

共享模式凉透?

共享单车的寒冬其实上个冬天就开始了。4月的摩拜还有自己人接盘,12月的戴威只能失信。也许没有当年摩拜的搅局,ofo还在北大玩象牙塔里的小清新,然而没有也许。胡玮炜失败了,但是最坏的结果可比预想中的做公益还差些。

当超过1000万人排队等待拿回属于自己的99元或199元,这个数字对曾经挥金如土的共享模式来说,难以承受。圣诞节当天,摩拜被传裁员30%。创始人胡玮炜辞去CEO职位,创始团队悉数退出。

在短短数年间热钱和资本将摩拜、ofo催生为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的庞然巨婴。 等到巨婴夭折,大家才承认,没有可靠的盈利模式。ofo和摩拜几乎是被贪婪拖入了一场无意义的军备竞赛。原本他们可以慢慢成长。

共享汽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过去在2016、2017两年间还春风得意、大举扩张的途歌近来遭遇了与ofo类似的困境——退不起押金。这不是今年首个触礁的共享汽车项目,5月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6月,中冠共享汽车也关门大吉,并拖欠用户押金。到了年底,还有勇气开发布会的某出行车企领导,不得不撇清他们不是我们的教科书,我们摸着石头过河,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鉴,唯有精细化运营。

悄无声息的离场

比起共享模式这种霸王别姬式的退场,那些进行中的、悄无声息的淡出则别样悲壮。

纳智捷在2016年就传出了经营不善、面临破产的传闻。作为重要合作方掌门人的裕隆集团董事长严凯泰直言:我把生命与纳智捷划上等号,如果做不下去,我生存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一语成谶。2018年12月3日,严凯泰骤然离世,享年54岁。太让人难过。2018年1月-11月纳智捷累计销售6800辆,同比下跌57.83%。

遗憾总是各有不同。

去年下半年上市的新款华颂7显然没能力挽狂澜,扭转品牌疲软的局面:今年1-11月华颂累计销量1100辆,同比下滑71.42%。

不过以销量为标准的话,最早退场的可能是另一个合资品牌——DS。品牌今年1-11月销量3200辆,同比下滑44.66%。

说起来上述三个品牌均不是籍籍无名之辈。鼎盛时期,纳智捷主力车型销量力压CR-V;华颂背靠华晨好乘凉,连发动机都是宝马芯; DS在法国广受喜爱,法国女神的广告深入人心。

结语:

佛家有说爱别离苦。2018年已经到来或正在发生的别离却并非全然是悲伤。

领克、WEY们渐有蓊蔚洇润之气,甚至奇瑞自己也扯开了星途的大旗;传统车企壮士断腕,保存了有生力量,在垂直纵深的细分市场驰骋未必不是好出路,又或者来日收复旧山河也未可知;吉利、宝马、奔驰这些深谙制造业规则的参与者有望在共享出行领域理智发育;对于那些将要退出市场的品牌而言,牺牲是市场化日趋成熟最佳的见证。

对2018车市里的离合兴衰,记住教训,就算不枉此番江湖作别,足以告慰彼岸。

海子山

生物质能

垃圾处理

建筑工程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