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山民营钢企老板玩失踪欠款或超十亿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2:43:24 阅读: 来源:搅拌机厂家

唐山民营钢企老板玩“失踪”欠款或超十亿

两个月前,身为唐山市丰润区保强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新疆冀丰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陈志强,刚被中国企业合作促进会和非公企业发展论坛组织委员会联合授予“中国诚信民营企业家”和“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的荣誉称号。两个月后,他却陷入携款潜逃的“跑路”疑云。

8月6日,本报记者从钢铁工业重地唐山方面获悉,“一家生产型钢铁企业资金链断裂,发生民间集资跑路事件,老板已失踪。”经数位相关债权人确认,涉事者正是陈志强。

“他是因为新疆的厂子出现资金断裂、无法偿还过高的银行贷款跑路的,8月5日下午,消息从新疆传回唐山,我们都过来了。”唐山保强钢铁的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从8月6日到7日,他们已联合向当地公安局经侦队、唐山市政府反映情况。

8月7日当天,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政府一位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证实,冀丰钢铁“已经被政府控制起来”。

目前,关于陈志强“民间集资3亿,银行欠债8亿”的消息尚未经证实,却已从唐山钢铁圈迅速向外蔓延。而据本报记者了解,仅唐山地区,经陈志强及保强钢铁向外直接借款、以及多级借贷的关联人数或多达1000人。

令业内颇感唏嘘的则是,在现有公开的消息层面上,这是“跑路”风波首次从此前的钢贸圈,转移至实体钢铁生产企业,从钢贸商转移到企业家。

陈志强跑了?

保强钢铁所在的唐山市丰润区欢喜庄,却有好一批人无法“欢喜”。

8月6日,在保强钢铁总经理赵立明的办公室里,同样在唐山做钢材生产和销售生意的崔先生,对手机里另一头正在反复确认订单的客户有点不耐烦起来,“我这边钱被拐跑了,在这解决事情呢!”

“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漏,我们来的时候厂子早就停产没人了。”他告诉本报记者,保强公司董事长陈志强的电话已无法打通,公司总经理赵立明也不知所踪。

一年前,尽管知道行情不佳,但出于“朋友交情”,崔先生仍把100万元借给了陈志强。但8月5日下午,他得知陈跑路的消息后,便觉不妙。

“我猜测到了这种情况的可能,却没想到这么早发生,毕竟我的借款还有20天就到期了。”他告诉记者。

据8月6日前往保强钢铁一探究竟的逾百位债权人彼此间合计,陈志强仅在唐山当地涉及到的民间集资额度可能高达3亿。

上海钢贸圈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由于自己老家也在唐山,近日接到数个关心的电话,问其有无投钱在保强钢铁。他的好几位朋友,则因借出100多万、500多万、700多万不等的资金,为是否打了水漂而一筹莫展。

“陈志强从2004年开始,钢材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人也不错。集资者大多出于借给保强钢铁利息能高一点,毕竟有规模在,资金愿意放在他那里。”

作为一家加工型钢企,保强钢铁以扁钢、翼缘板,窄中板,腹板及开平板作为主打产品。2003年8月,陈志强发起筹建,至2004年3月试车成功,第一根扁钢下线。保强钢铁的主页信息显示,公司现拥有固定资产5000万元,热轧生产线2条,数字自动纵剪生产线10条,每年产销量30万吨,产值10亿左右。

两地共建六厂

陈志强的这场“消失”,显得突如其来,无论是对于保强钢铁大本营所在的唐山丰润,还是他近年来在新疆乌鲁木齐的费心经营,都未有前兆。

上述消息人士向记者表示,大家并不清楚具体何故导致陈突然“跑路”,但或许与其资金链拉得太长有关,“他还在新疆投资了多个钢铁厂”,但有的厂子“近日被法院查封了”。

从2006年开始,陈志强陆续在新疆投建了浩丰钢铁、乌苏照东铸造公司等共计5家企业。其中2009年2月,冀丰钢铁在乌鲁木齐米东区化工工业园成立,总投资5亿元,占地113亩,年生产能力200万吨,为“目前新疆最大的民营钢铁制造商。”

8月6日,冀丰钢铁副总经理邹智超向本报记者表示:“对事实情况还不太确定,不能回答。”一位员工则告诉记者,公司现已经没有正常销售营业,“是有些不好的传闻”。

冀丰钢铁所在的乌鲁木齐米东区政府另一位管理人士向记者回忆:“当时(陈)来的时候实力很强,一般民营企业到新的地方投资,都会先建厂房生产,但陈志强是先搞起办公楼等配套项目,然后才进行生产。”

据公开资料,冀丰钢铁主要生产角钢、圆钢、槽钢、螺蚊钢、翼缘板、H型钢等型材和线材,同时兼营化工、机电产品、农畜产品和货物与技术的进出口服务。业务甚至扩展至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周边国家。

“据我了解,在区政府的半年经济分析会上,还听说冀丰今年的产值会较高。他们还打算上新的钢材物流项目,前段时间公司还在跑相关手续。”该区政府人士表示对陈志强是否跑路并不知情,并觉得这令人难以置信。

从钢贸圈到生产商

而崔先生向记者做出的评价则是,“陈的欲望太高,梦想成为中国第一,所以步子迈得大,实则实力不足,资金链容易断裂。”

尽管不为外界所知,但因为企业的成功,陈志强一直荣誉围绕。2009年,他被选为“唐山市青商会”秘书长。而在乌鲁木齐,其光环更甚。冀丰钢铁一直是纳税、守信等各领域的荣誉大户。

2012年6月,在陈志强本人被上述论坛评为“中国诚信民营企业家”和“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的同时,冀丰钢铁也荣登“中国低碳杰出贡献企业”和“中国优秀民营企业”。

形成讽刺的,仅过两个月,唐山地区的债权人间开始流传,陈志强在新疆有8个亿银行贷款无法偿还,因而导致跑路。但上述了解陈的钢贸商则向记者表示,根据陈的投资规模,对这一高额数字他并“不太相信”。

截至目前,记者尚未能从唐山和乌鲁木齐两地公安或司法机构获得陈志强事件的进一步详情。可以确定的则是,由“欠款跑路”所引发的资金及信誉危机,正从此前的高发地钢贸商圈,开始蔓延至钢厂这一实体生产环节。

据中钢协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销售收入同比下降3.34%;利税同比下降59.8%;利润仅23.8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45.49亿元,降幅高达95.81%。

钢企的亏损面正在扩大。上半年亏损企业的亏损额为142.48亿元,亏损面达33.75%;销售利润率仅为0.13%,同比大幅下降2.93个百分点。据中钢协的测算,扣除投资收益,上半年钢铁主业实际亏损达13亿元。

早已填满未来空间的行业高产能、压力日重的负债和融资成本、低迷不振的市场需求,多重不利因素下,钢铁业界期盼却又畏惧的调整,或将以多种残酷代价的方式,拉开一张淘汰博弈的序幕。

非常三国志最新版本

888彩票app手机版下载全方位

战火纪元手游

山海经传说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