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3200万用户婚外情信息被泄漏美国宏观经济会遭到影响吗

发布时间:2020-03-10 09:55:48 阅读: 来源:搅拌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换句话说,我们是不是能在宏观经济层面感受到离婚带来的影响离婚率会拖累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吗?

偷情网站 Ashley Madison 注册用户信息泄漏事件引发了1众猎奇者和起疑的配偶的关注。乔希巴罗(Josh Barro)和贾斯汀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从一个与众不同的视角切入探讨了此事。Ashley Madison 被黑导致婚姻问题激增,他们想知道,这1现象是不是会对经济产生不良影响又或,这1现象会出人意料地加快经济发展?

Josh:Ashley Madison 被黑,这个为已婚人士偷情提供平台的网站上数百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被公之于众,许多夫妇的婚姻可能会因此产生问题。这是不是会给美国的经济造成不良影响?

我的直觉告诉我,从经济上来讲,Ashley Madison 被黑一事所带来的影响很像是一场飓风,极可能会突如其来地摧毁人们投入时间和金钱创造的1大资本(对恋人的)期待。这1资本和建筑物、基础设施不同,它是由珍贵的人际关系构成的。

离婚是一件本钱很高的事情,不但从情感层面,从经济层面来看也是如此。如果你要存钱请律师、租1居室的公寓房,那你是否是会减少外出吃饭的次数、推迟购买新车的计划?我们是不是能在宏观经济层面感受到离婚带来的影响会不会出现离婚拖累经济的现象?你觉得这次事件引发多少起离婚会使经济出现衰退?

Justin:让我粗略计算一下。注意,我的大部分猜想都可能是错的,但是希望它们大方向上没有问题。

新闻媒体报道称,共有 3200 万用户的数据遭到暴光,但这其实不表示有 3200 万美国用户的数据遭到暴光。Ashley Madison 是在加拿大创建的,而且这其中有许多账户可能是重复的或是僵尸账户。这网站乃至不要求人们通过注册邮件确认注册。有一名用户的注册邮箱是tblair@,他真的是前任英国首相?我对此表示怀疑。

我们假定有 1000 万账户是真实的美国用户注册的,而且他们几近全部都是男士。其实,这个数字仿佛还是大了点,毕竟美国现在只有 6500 万名已婚男士,(如果以 1000 万计算的话,)也就是说1共有 15% 的已婚男士是 Ashley Madison 的用户。

不过,我们就以最坏情况下的这1用户数量来斟酌吧。我们假定,这 1000 万用户中有一半人笨到使用了很容易就能被认出来的邮箱地址、或填写了会暴露他们身份的信用卡信息。这样一来就有 500 万已婚人士面临危险。接着,我们假定这些人的配偶中有一半真的去查看了文件,查探其中是不是有他们配偶的名字(这个比例在我看来仿佛高得惊人,不过一旦人们能够轻易取得这些数据,这1比例也许就很公道了)。现在遭到影响的婚姻减小到了 250 万桩。然后,我们假定其中有一半人没法解决这1问题,那末我们就有了 125 万对要离婚的夫妇。再来,我们假定这些人中有三分之一终究不管怎样出轨行动都会被发现,或会由于其他一些缘由离婚。那末这样一来,此事造成的额外离婚事件就大约有 80 万起。

好,从离婚统计数据来看,多出的离婚数量很庞大。正常情况下,我们每一年离婚的夫妇有100 万对出头一点,也就是说离婚的夫妇一下子增加了 80%。更有可能的一个模式是这一事件的影响会延续好几年这部份是由于夫妇要花上一些时间来做决定,还要花上一些时间来实行这1决定,而且州法律规定的离婚前分居时长可能也要几年之久。

因此,我们可以做出一个很激进的假定:这次 Ashley Madison 被黑事件会在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给我们增加 200000 起离婚事件,那末,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离婚率会比正常水平高出20%。这无疑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数字,不过并不是史无前例。

那末,这会给宏观经济带来甚么影响?下面我要真正开始用数字计算了。

在许多情况下,离婚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你只要填一些表格就行了。(有一种观点认为,律师助手应当就可以胜任此事。)我们假定每起离婚案件都需要花费本不用花的 5000 美元律师费。也就是说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都有 10 亿美元额外的律师费用。2013 年法律服务行业创造的总价值为 2250 亿美元,因此这给法律服务行业带来的整体影响非常小接下来四年里人们对法律服务的需求会上升 0.4 个百分点。固然,家庭律师遭到的影响要比这大很多,不过也不算很大。

就整体经济来看,你得判断额外的离婚律师费用是不是属于额外的开消,或人们是不是需要为了额外的离婚律师费削减其他开支。即便这笔开消完全不会影响到其他的开消,这 10 亿美元的律师费用和 17 万亿美元的整体经济比起来也显得相当微不足道。接下来几年来,GDP 会高上 0.006 个百分点这1影响太渺小了,完全可以疏忽不计。

我认为更重要的经济问题在于,这些离婚事件会对新家庭的构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如果所有这些新的单身人士都自己一个人构成了一个新家庭,那末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都会多出200000 户新家庭,那将会拉动房屋市场的需求。但这数字仿佛太过庞大了:在美国,离婚的人一开始会搬去和朋友或家人住,然后通常他们会很快就搬去和新伴侣一起住。这其中有许多都跟抢椅子游戏似的,并不会引发人们另外买房的需求。

一个靠谱的猜想或许是,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构成的新家庭数量将会多出 100000 户(另外一半人很快就再婚了),但是再接下去的四年里,每一年构成的新家庭数量将会减少 50000 户(由于这些额外增加的离婚者中有一些也再婚了)。我不是很肯定该怎样把这些数据用 GDP数据表示出来,但是和新家庭构成的比例相比,这1数据仿佛相当小。

我们假定,每一个新家庭都需要一套价值 200000 美元的房子或公寓,这价格差不多就是房屋价格的中位数。(估算值存在差异。)那末在接下来四年里,每一年额外的房屋建设支出就是200 亿美元。这造成的影响比较大,第一年里 GDP 会因此上升 0.12%。不过,接下来三年里的 GDP 虽然也会比正常情况高,但是其增长率却不会。而且这其中有些影响还是暂时的。

总之我的感觉是:我无疑已几近夸大了 Ashley Madison 事件造成的离婚数量,而且我也极可能夸大了因此而造成的房屋建设方面的额外支出。如果你认为这1额外支出会带来乘数效应,那末 Ashley Madison 事件就会增进宏观经济的发展。但是如果你问我的意见的话,我想它所造成的净效应不会超过 0.1%基本上不可能在我们缭乱喧闹的宏观经济数据中看到此事造成的影响。

Josh:等一下,你是说离婚率提高会对经济造成微小但是积极的影响?

这在我看来其实不公道。离婚可能会增加人们对房屋的需求,但是它不会提高人们的生产效力,反而有可能会下降人们的生产效力,由于离婚是件让人分心而又使人不快的事,而且常常会引发剧烈愤怒的情绪。

如果离婚的夫妇在房屋和律师上花了更多的钱,但是他们的收入却并未提高或说下降了,那末他们就得减少其他开支。我本来觉得你会考虑到这1重要经济效应:人们更少购买新车、更少外出度假,也更少在外面吃饭了。

说额外的离婚会增进经济增长,就好像在说花钱请人挖洞、然后再把洞填上能增进经济增长一样只有在需求缺口很大,而且新的开支不会对其他开支产生挤出效应时,这才有可能成为现实。这在 2009 年或许是真的,但在如今这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你是对的,建造新的房屋也要花时间。现在建筑行业或许是有足够的余力可以增加全国的房屋建设速度,但是这并不是放之四海皆准。在有些地方,房屋需求的提高只会拉抬房租和房屋价格。

到时候,所有离婚的夫妇都在寻觅一室户公寓,房屋租金会因此提高,千禧一代也就更难从父母的地下室搬出去了这就又在另一个方面拖累了经济发展。

Justin:你说得对。我的数据只斟酌到了(此次事件对)需求方面的影响,那方面的影响是积极正面的。但是你斟酌到了人们在各个时期满足预算限制的问题,指出所有这些额外的开消将会挤出其他的开支。不过,人们固然也可以(而且很有可能会)借款。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赢了 100 万美元的彩票,我们不会认为他当年开支就会增加 100 万美元。相反,我们会预计他在接下来2十年里每一年多花 50000 美元。

离婚就有点像输掉彩票一口气输掉了一笔钱而不是取得了一笔钱。或换种想法,把它当做一种耐用消费品一种对更美好生活的长期投资。我们一般不会期望购买房屋或其他耐用消费品的人一夜之间就付清款项。仅仅由于今年在房屋上多花了 200000 美元,其实不意味着你今年就要在其他事物上少花 200000 美元。相反,你会借钱,然后渐渐还债。

一样地,离婚所需的额外投资也全部都是长期投资,人们很有可能会长时间渐渐还清(这笔钱)。因此,我不认为这会在更少购买新车这方面造成那末大的影响。

Josh:只有在人们手头流动性很强时,即能够在不对自己的其他消费模式做出巨大改变的情况下借款,或得到更多的资产来支付离婚的开消时,那套长时间的推测才是有效的。对一些人来讲情况是那样,但是对其他人来讲并不是。有些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通过削减开支来应对一时的收入骤减。与此相干的一点就是,离婚可以是人们申请破产的一个理由。

不过,暂且先不提这些收入骤减效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珍贵的人力资本,对吧?这样的事难道不会像自然灾害毁掉大量不动产一样,突然之间出人意料地破坏大量的人力资本吗?这1资本的损失通常会致使经济产出上的损失。

Justin:现在我们在说的是经济供给的一面。如果说人际关系具有生产性我们结婚后在工作上的表现比单身时更好那末人力资本会是一个好的类比。而且,破坏任何情势的资本都会拉低 GDP。

但是,我们其实不清楚婚姻关系是不是真的能构成经济意义上的人力资本。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看出(在 Ashley Madison 数据泄漏之前),人们是不是享受他们的婚姻,或喜欢他们的配偶。要对 GDP 产生影响,婚姻(在此事之前)就必须已提高了人们的生产效力。

这里有一项关于婚姻所带来的好处的学术研究。研究发现,已婚男性的收入比未婚男性的收入要高一些,这可以说是支持了婚姻是一种具有生产性的资本这1观点。但是,这篇文章还发现,相比未婚妇女,婚姻会向已婚妇女收取一种婚姻罚款。我不敢肯定我找到的这1证据具有足够的说服力,能够证明婚姻关系确切具有经济生产性。很有可能这不过是由于高收入的男性是更加有魅力的伴侣。

另外,我们还要斟酌更长时间的影响不过那就要考虑到下一代了。Ashley Madison 被黑事件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孩子会在父母离婚的情况下长大。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可能会认为一段充满爱的完全婚姻比离婚更加有利于孩子。但事实上,这些家庭中有许多都面临着另一种决定:到底爸爸妈妈是该继续保持不愉快而且可能硝烟四起的婚姻,还是该离婚并且可能再婚。我们其实不清楚在这些情况下,到底该怎样做才是对孩子最有益的。

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是,你是对的:(这次事件给人们带来的)巨大损失是真实的,不过这些代价大部分都不是用我们的经济数据来衡量的。这些损失和代价是破碎的家庭和受伤的心灵。就像自然灾害是件糟的事,但却并不一定是重要的宏观经济事件一样,Ashley Madison 数据泄漏可能对许多家庭来讲很糟,但这却并不是一项宏观经济事件。

Josh:唔,我想这说法让人感觉舒服一些了。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贵州遵义销售分公司

重庆西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重庆康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涿郡领航(北京)道路运输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